2017年,北京和上海出现了40年来常住人口的首次负增长,与之相对的是,西安的常住人口净增70万,深圳净增62万,杭州28万,长沙27万,重庆26万……

在诸多的城市选项面前,人们似乎在用脚投票。

去年4月起,24个城市相继出台了人才政策。这是一场二线城市之间的角力,它正在打破中国城市发展与人口流动的旧平衡。

我们收集了37个城市的资料,它们是除北上广深之外的省会城市、直辖市以及地方区域性经济城市。其中,24个城市已颁布了人才政策。

>> 人才大战的时间与空间

—— 新一轮人才新政颁布时间轴 ——

数据来源:各省市政府网站

杭州
04.11
04.12
重庆
南京
04.24
05.02
哈尔滨
西安
05.08
05.22
济南
武汉
06.14
06.20
合肥
长沙
06.21
07.18
鄂尔多斯
成都
07.21
11.24
郑州
厦门
12.15
12.28
沈阳
长春
01.04
02.03
太原
天津
02.04
04.08
石家庄
福州,银川
04.18
04.23
珠海
呼和浩特
05.02
05.08
南昌
海口(南)
05.13
2017
2018

注释:以各城市自2017年以来的首份人才政策颁布时间为准。

杭州市是此次人才大战中率先起跑的城市,早在2017年4月 11日,杭州就印发了《杭州市新引进应届高学历毕业生生活补贴发放实施办法》。

西安、成都、武汉等二线城市步伐紧跟,尤其是西安,2017年下半年一口气推出了三个配套文件。 面对人才,这座古城一改往日低调,“服务质量看齐海底捞,政府公务员争做五星级店小二”,成为实至名归的网红城市。

过去半年里,十城陆续加入“混战”。南京新年伊始颁布一号公文,成为2018年“人才大战”的先行者。南昌是截至目前最后发布政策的城市,不过在它之后,还有7个省会城市没有加入这场“混战”。

—— “抢人大战”的全国地图 ——

数据来源:各省市政府网站

按省份
按城市

在地图上滑动鼠标,看看各省动态

注释:地图仅标出37个省会城市、直辖市以及部分重要区域性经济城市的分布。其他已颁布人才政策的地级市,如淄博、牡丹江、滁州等,未纳入考虑。

从地理分布上看,参与“人才大战”的城市主要集中于 东三省、山东半岛及津京冀地区、泛长三角城市群以及珠三角城市群等七地。在广袤的西南部,成都和重庆成为了仅有的“双子星”,它们的存在,让超过1/2的中国版图显得不至于太过安静。

我们还特意标注了中国人口密度分割线黑河-腾冲线, 这条线在1935年被中国著名地理学家胡焕庸称为中国人口密度对比线, 该线以东地区汇聚了中国95%的人口。 然而我们发现,黑河-腾冲线西北侧的呼和浩特、鄂尔多斯以及银川也推出了人才新政, 这是否意味着,这场“大战”正在逐步打破中国城市发展与人口流动的旧平衡?

从地理人文上看,秦岭-淮河是中国南北方的分界线。这些颁布人才政策的城市,也奇妙地沿着秦岭-淮河线形成了完美的对称。假如中国可以折叠,与山东半岛和京津冀地区重合的区域,正好是中部的三座省份城市:南昌、武汉与长沙,它们连成三角一体,都颁布了积极的人才政策。

>> 你选择城市,城市也选择你

—— 24个城市的人才友好度 ——

数据来源:24个城市政府政策文件

注释:通过对城市人才政策文件的量化赋分,对24个城市在不同人才类别上的友好度进行归类。

选择城市如同恋爱,在何处生活,是你与城市之间的一次双向选择。

郑洁(化名)两年前选择了“北漂”,彼时他从长沙的一所“211”高校毕业。 “当初选择北京主要出于职业考虑,资源都集中在北上广,二线城市没什么混的。”

不过就在去年,他辞去了北京的工作,前往杭州创业,经营了一家小型的视频制作公司。他说,在北京每月三分之一的收入用来交租,生活仍然逼仄,空气污染也让他无法呼吸。相比之下,杭州更宜居,杭州政府对互联网内容产业的扶持,他看好杭州的市场。

“去北京是追求理想,但时间久了,我发现我更需要生活。”郑洁说。

那么,二线城市的生活到底如何?我们对24个城市的经济实力、科研潜力、居民购买能力、居民收入水平、常住人口和空气质量等六个维度,进行了一次综合考量。

—— 24个城市的六项生活宜居指标 ——

数据来源:国家、省市统计局网站,非政府组织Greenpeace报告

注释:六项维度的正式数据名称分别为:国内生产总值(GDP)、技术市场成交金额、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居民可支配收入、常住人口数以及全年PM2.5平均浓度,综合来看,这六项数据可大致反映一座城市的宜居状况。

在经济实力排名前十的城市中,武汉、杭州和南京的各项指标最为均衡。 有趣的是,经济水平倒数第三的珠海,居民的收入水平和购买能力却遥遥领先,同样经济水平靠后的厦门和鄂尔多斯,居民的收入水平也跻身前十。

当你选中了心仪的城市,也要看看这座城市是否也欢迎你?

首先,我们使用自然语言处理的TF-IDF算法,分析了24个主要城市的政策文件,并对关键词的重要程度进行可视化,以此分析城市人才政策的核心信息。 不同城市的人才政策文件中提及的核心信息存在差异,也变相可以看出城市更偏好哪一类人才。

—— 24城市的人才政策词云 ——

数据来源:24个城市政府政策文件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注释:为呈现主要差异,城市政策文本中的共有词语(如“人才”)已在前期剔除。此外,人才政策的实施办法等具体细则文件,因较难反映该城市政策文本的特征,故也未纳入分析。

其次,我们对城市人才政策的内容偏重进行分析,并按照指标体系进行赋分。

此后,我们根据不同政策维度的资金补贴力度绘制了一张气泡图。气泡越大,说明城市在这一维度上资金补贴力度越大。

—— 24城市人才政策力度对比 ——

数据来源:24个城市政府政策文件

注释:根据政策力度赋分指标计算所得,从内圈至外圈,分别为配套保障力度、落户政策力度、安居补贴力度、人才覆盖力度以及(总体)政策强度,后者由前四项加权所得。

在过去的媒体报道中,成都、西安、杭州似乎是人才大战中最活跃的城市,但实际上,他们并非是对人才资金补贴力度最大的城市。相比之下,西北地区的三座城市呼和浩特、太原和银川投入了最多的资金,南昌、哈尔滨和郑州则是投入资金相对最少的城市。

>> 为何会在2018年前后爆发“人才大战”?

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8年4月份70个大中城市商品住宅销售价格变动情况》,北上广深的房价处于下跌趋势,而在24个已发布人才政策的二线城市中,有17个城市房价上涨。

不乏有人揣测,这背后隐藏的是一场浩浩荡荡的房地产“去库存”运动,因为人才落户后必将产生新的购房需求。

国家行政学院政治学教研部教授张国玉并不认同这种说法,他说:“‘人才大战’是经济新动能、人口老龄化、政策新调整、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四重要素在这一时空耦合的结果。”

我们收集了37个城市的统计数据,用机器学习的结果去检验人们的说法,并尝试发掘额外规律。

某种程度上,数据否认了“人才政策是为房地产去库存”的说法 。详细地说,政策颁布上一年度的城市房地产开放数据(开发投资额与施工房屋面积),与人才政策力度之间并未发现统计上的相关。

张国玉也表示,各个城市在发展定位和资源禀赋上存在先天差异,因此对人力资本的争夺需求既相似,又不同。

那么,城市的自身差异又是如何影响政策制定者颁布新政的?

—— 城市特征与政策力度的相关性 ——

数据来源:国家、省市统计局网站,24个城市政府政策文件

政策总体力度与城市常住人口密度正相关(r = .341)
“高级特”人才引进力度与城市人口自然增长率之间负相关(r= -.537)
落户政策力度与城市人口自然死亡率之间正相关(r= .394)

我们发现,人口越集中的城市,人才政策的力度也越大。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林宝认为,“人才争夺战与人口形势的变化关系密切”。人口红利是中国实现经济快速发展的重要原因,一些统计数据显示,近年来中国城市人口红利正在不断衰减。而过去享受了人口红利的城市,也不得不开始重视城市人口未来的养老、医疗等负担问题。

城市要实现可持续发展,人口增长固然重要,同时也应关注到人口的创新价值。数据发现24个城市人才政策中,五类城市数据与创新创业扶持力度之间存在负相关。

—— 五类城市数据与创新创业扶持力度的相关性 ——

数据来源:国家、省市统计局网站,24个城市政府政策文件

创业创新扶持力度
城市年度货运量
常住人口数
房地产施工房屋面积
房地产开发投资额
高校毕业生数
*以上均为负相关关系

注释:方块面积越大,表示该维度数据与创新创业扶持力度相关度越高,五类统计数据及相关系数分别为:城市年度货运量( r= -.576), 高校毕业生数(r= -.483), 房地产开发投资额 (r= -.508), 房地产开发企业施工房屋面积(r= -.513)和常住人口(r= -.544)。

>> 如何检验人才新政的成效?

“抢人大战”方兴未艾,国内主流媒体纷纷开始质疑,城市的“人才大战”可能沦为一场人才的“抢户口大战”。5月底,发改委也即时回应“要引人引智,也要用人留人”。

我们也很好奇,这些城市是否如其所愿,吸引大量人才落户?到底有多少能够真正为城市所用?

我们通过采集24个城市2000年至2016年的人口数据,并对2017年和2018年的城市户籍人口数进行灰色模型预测。预测的数值,是假设在没有刺激性政策的前提下,城市户籍人口应达到的数量。

简单的说,如果届时政府公布的城市户籍人口数量,没有显著超过我们给出的“及格线”,就可以视为政策失灵,当地的落户人数并没有在政策的刺激下实现增长。

—— 24个城市的人口预测 ——

数据来源:国家、省市统计局网站

注释:根据2000-2016年的城市户籍人口和常住人口数据,我们对2017/18年城市的户籍人口和常住人口数进行预测。其中,成都、南昌、武汉、太原、长春、合肥六个城市近十年内的人口增长规律较为复杂,预测模型拟合不佳,图中未予呈现。此外,重庆数据中县乡镇人口基数比例大,预测结果无法直接反映该地区市区人口的变化情况,因此图中也未予呈现。

此外,城市户口数量的增加,无法证明城市“留住了人”。因此,比较政策颁布后下一年的城市户籍人口增长率与常住人口增长率的同比增量,更能反映出有多少人真实地留在了当地生活或工作。

如果我们发现,城市在颁布人才政策后,户籍人口的同比增长率远高于常住人口的增长率,则大概率说明,获得该市户籍的人才并未真正留在此处工作生活。

—— 24个城市户籍/常住人口年均增长率(近三年) ——

数据来源:国家、省市统计局网站

注释:根据24个城市的2014-2016年户籍人口和常住人口的年同比增长率加权得出。

最后,让我们撇开繁杂的统计数据,来听听不同城市的八个年轻人的故事和想法吧。

数据结论仅供参考,如有纰漏,欢迎指正。
联系我们:byebyeduanzn@163.com

指导老师:Jonathan Zhu(祝建华教授)
策划:段泽宁
数据分析:周秦,金霖峰

——联合创作人员——
文字:孙凌奕
网页原型:何林津
网页制作:牛志勇
美工:王羽佳、王羽鹏、焦文
视频剪辑:邹祖铭 杨谨菡

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